第八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哼,又是那些尸位素餐的蛀虫!”

  楚窈在走到东宫书房门前,就听到里头文渊恨恨的声音,不由皱了皱眉,看了外头对自己行礼的侍者,不由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花影一眼,花影立时会意,把几人带了下去,只留了玲珑几个在外头守着,还要远远地站了,听不到里头的声音才好。》し至于方才那几个侍者,自然是被花影带走重新教导一番,并且格外注意着,若有半点异动,或是想要向外头传什么消息,只怕就不止是重新教导这么简单了。

  楚窈在外头站了站,才慢慢推开门走了进去。今日楚窈穿着玄底金纹曛色镶边的贵妃常服,因要常来往于来仪宫和太子东宫,甚至于前朝,故而便只把长发拢在脑后,用曛色做底,玄色和金色交杂绣了凤纹的锦带束了,额前垂着红珠做的华胜。因饰物简单,便将一点唇色染得绯红,颊边也稍做晕染,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娇艳,然而她身上气质温和持重,加上玄色和曛色皆为正色,故而更显大气。

  在赵怡和夏云景出征后的这段时日里,楚窈因要帮着太子平衡前朝,便也认真打扮起来。她身上衣饰并不如何华美繁复,却自有一种简约之美。她得体的装扮,天生丽质的容颜身段,两相交融,叫人明知她的美好,却更加不敢直视。倒是这些日子以来,因各官员以为大夏没人比得上她,她又是黎国出身,连先前黎国捧在手心里的卿珏公主也比不得她的美丽,容貌堪称两国之最。最难得的是,楚窈除了美貌,还有头脑。她帮着太子做了多少漂亮事,叫原先那些轻视她的官员、宗室一个个也灰头土脸,故而也就被民间盛赞为当世第一美人。

  “太子这是怎么了,”楚窈笑盈盈的看向太子,而屋子里伺候的内侍早在楚窈进来之时,便极有眼色的收拾好了东西,而后一言不发的退了出去。这模样倒叫楚窈看得十分满意,不愧是夏云景废了心思给太子挑的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娘娘,”太子一见楚窈,原先满心的火气便也降了下来。太子亲自从小几后头走了出来,挽了楚窈的手一同在主位上坐了,方才指着两本折子道,“娘娘且看看这个吧。”

  楚窈闻言,却没动手去拿,只拿眼睛略扫了一眼,这一本是青色的,乃是地方府上上进的折子,里头内容无非不过述职、陈情几样罢了。那另一本就不一般了,是一本白色的折子,这白色折子乃是夏云景属下一隐秘探查机构所特属。楚窈只知道这约摸是专门查探官员作风、行为及在职情况的机构。此时这两本折子放在一块儿,想必是上这本青色折子的人有什么问题了。

  楚窈立时便明白了其中关窍,因而便更不会伸手去翻那本折子了,帝王心海底针,太子年纪虽不大,帝王心术却学了不少,这样的事,楚窈一向不沾,因而这几个月以来楚窈是越发得太子敬爱了,“看就不必了,那官话弯弯绕绕的,倒不如太子你同我说了听着便宜。”

  太子闻言,脸上果然欢喜起来,与楚窈的动作也越发亲密起来,“娘娘我同你说,这青底的是个南方的知州,他同我报的是南方大旱,请朝廷减免税收,白底的折子却说这南方今年丰收,又说这个知州贪污受贿,鱼肉百姓,这简直是把朝廷的脸面放到地上踩。作为一地知州,便该好好报效国家,哪知他竟如此,儿子正想着要如何治他的罪呢。”

  楚窈闻言想了想,问太子道,“太子既有了决断,我便只问太子三个问题,其一,这知州在民间风评如何?其二,南方有许多州府,这一处知州报了大旱,那其他南方知州又是如何来报的?其三,这一地有至少十人有直奏白折之权,且人人各不相干,并不知道对方情况模样,甚至连有几人都不清楚。那太子你如今是只收了这一份白底折子呢还是收了数份直奏的此地白折呢。”

  太子闻言一哂,思考片刻,方不好意思的笑道,“今日亏得娘娘提醒,我今日只凭了这两份折子,便武断下了定论,实在不该,若算起来,这其实也都是一家之言,且待明日,各州府的的青折与直奏的白折都送上来了,我再同这两份一道看,才知道谁说了假话。”

  “太子聪慧,”楚窈看着太子,面上和煦的笑意直达眼底。

  太子此刻倒有些不大好意思了,只道,“娘娘快别夸我了,这回可是做错了事情呢。”

  “太子此话差矣,岂不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太子能及时发现自己的错误,并勇于承认,立时修正,难道不该夸奖吗?

章节目录